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
当前位置:新宝gg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 >

旗袍女王陈数:岁月从不败美人

光芒,分两种:一为外放,二为内敛。

外放者,光芒四射,华彩摄人,宛如夜明珠;

内敛者,明澈于心,幽芳自生香,譬之琥珀。

琥珀是时光的恩赐,但对于新宝gg来说,流水的岁月只留心灵的沟壑,对另一些人而言,却沉淀为更为朗润的莹彩,不刺眼,不张扬,隽永而雅淡。

比如陈数。

 

如果说穿旗袍的张曼玉是摇曳生姿的,穿旗袍的宋美龄是雍容典雅的话,那么,当陈数身着一袭旗袍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,无疑是一幅浓淡相宜的水墨画。

在中国的所有服饰中,旗袍无疑是最难驾驭的,对身材的考验我倒觉得不是最主要的,而是与旗袍相得益彰的气韵。

 

 

配以玲珑有致、娉婷婀娜的身材,当然好,但韵味不上乘,穿旗袍的效果显然会大打折扣。

艳丽不适合,妖娆不适合,洋气不适合,犀利不适合,温婉、端庄、秀雅乃擅。

 

 

《倾城之恋》中,陈数饰演的流苏失婚后寄人篱下,并未得到顾念,新宝gg被嫌弃被嘲讽令人倍感心酸,所以眉宇间的落寞为其平添了一种忧郁之美,她只能借助婚姻在荒凉的世间寻得一席安身之地,因此又不得不承欢于人,她是自尊的,又是无助的;是坚强的,又是脆弱的,当各种矛盾交织在一起,她脸上看似不动声色又在微妙间的波诡云谲,恰到好处地诠释了一个女性在旧时代的命运。

 

《倾城之恋》剧照,陈数饰演白流苏

旗袍于她,不仅仅是在呈现她的美,更是人物形象和内心世界的有机组成部分,不娇不媚,心意笃然。这也像极了陈数本人。

 

出身于艺术世家的陈数,母亲擅长钢琴和长笛演奏,父亲是国家一级编剧,外公外婆是湖北大学的教授。

童年时期,陈数常常随父母驻扎剧场。

 

陈数童年照

她始终记得,舞台上总有一个穿着希腊女神式白色长裙的美丽优雅的女子,那就是她的妈妈。

妈妈的美,就这样镶嵌在她的脑海里;演员的梦,也在她的心头潜滋暗长。

其实在成为演员之前,她是东方歌舞团的舞蹈演员。直到1998年,她参演了成方圆和王刚领衔主演的音乐剧《音乐之声》。

 

 

在选角时,她在成方圆的办公室里,唱了一曲苏芮的《心痛的感觉》。艺术总监和声乐指导在沉默了三分钟后说“就你了!”

在四个月的强化训练后,这场音乐剧在北京保利剧院连演数场,轰动一时。主演受到好评的同时,扮演成方圆大女儿的陈数也被央视主持人高度认可:“你很有前途!”

 

 

有时候,命运愿意递给你一支棒棒糖,唇齿留香,那是一种让你即便在多年后每每想起,仍会心而笑的时刻。

所以,当有人建议她报考中戏时,她只用了10分钟便决定:离开东方歌舞团,报考中戏。《音乐之声》公演结束后不久,她便成功地考入了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的最后一届干部研修班。

 

 

 

干部研修班里,很多同学都是职业演员。而陈数的表演经验,只限《音乐之声》。

有一次,她因9个小时都没能编出一个在他人眼中无比简单的小品,而情绪崩溃。“哭完了,我对自己说,陈数,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你了,那些鲜花与掌声都与你无关,从现在起,你必须摒弃掉所有的自尊与骄傲,从头来过!”

 

 

那是个只有台词的寒冬。陈数回忆道:“那种疯狂的状态就像十几年前开始学习舞蹈一样。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,我会无休止地折磨自己,并在折磨中体会无以言说的快乐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痛并快乐着吧!”

大一第二学期,她的作品成了全班第一。

 

 

时任院长王永德这样评价陈数:“你的表演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!”

一年后,72岁的中戏老院长徐晓钟请陈数以女一号的身份,出演他的收山之作《突出重围》。这部毕业之作,既是结束,更是开启。

 


毕业后的一部让她声名鹊起的大戏,是2003年在央视十几个频道热播的《铿锵玫瑰》。

 

《铿锵玫瑰》剧照,陈数饰演章子惠

陈数扮演的章子惠是一个巾帼不让须眉,身手矫健的“警花”。《铿锵玫瑰》在当年的央视收视率榜上仅次于《刘老根》。

然而,制片方起初并不看好陈数。

她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去证明。

她找来了很多好莱坞电影,跟里面的警察学拔枪的姿势。因为在她看来“像不像一个警察,一拔枪就看出来了。”她帅气利落的拔枪动作,后来被央视一个法制节目直接用作了片头。

 

 

两年后,《暗算》横空出世,她将那个敏锐机警、为爱牺牲自我的天才数学家演绎得至真至纯。也是凭黄依依一角,她获得了改革开放三十年“十大经典电视剧人物奖”。

后来回忆时,她在博客上这样写道:

“喜欢黄依依,更多是爱上她对爱情的那份执着,就像是找到了一个心灵伙伴。追求真实感一直是我在表演中贯穿始终的自我要求,给观众一个真实可信的黄依依,就如同还原在生活中真实的我。”

《暗算》剧照,陈数饰演黄依依

 

一个演员,靠精湛的演技,可以塑造很多经典人物。然而,若遇到仿佛是另外一个自己的角色,实在是一件可遇而不可求的事。

 

她告诉自己:“对于一个演员来说,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机会把自己和角色的灵魂放在一起,但是这一次,我做到了。”

 

是的,陈数做到了。她把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都深深地夯进去,仿佛与剧中的人物同呼吸共命运。

 

 

一个优秀的演员,既要“入镜”,更要“入境”。所谓,画龙画虎难画骨,把最内在的“风骨”展现出来,才是高人。

 

后来,她把灵魂也灌注进旗袍里,上演了一场《倾城之恋》。

 

眉梢眼角,流转出柔情,也流淌着哀愁。这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,是诉说不尽的挣扎与倔强。

 

 

当《倾城之恋》在台湾播出时,陈数所塑造的白流苏惊艳宝岛,被众多台湾观众追捧,“张迷”纷纷表示陈数就是张爱玲笔下的传奇女子。

“陈数浑身散发着一种精致与妩媚的气息。她具有极为难得的‘大青衣’气质,她表演的分寸和情感的把握让人深为折服。”

陈数以后,再无白流苏。

如果说,《倾城之恋》里,身穿旗袍的白流苏,是窗前幽幽的明月光的话,那么,《和平饭店》里的陈佳影,更是将旗袍穿出了风情万种的美。

 

 

花瓶只耽于皮相,她却把这份美融汇于人物的性情中和精神世界里,与陈佳影的形象塑造可谓相映生辉。

对于旗袍,陈数有自己的认知:“旗袍的美不是一张青春的脸庞可以表达的,它需要内在的厚度和生活的积淀去衬托和体现,不能单单从外在形态上寻找外在的旗袍女。”


网站地图Copyright © 2002-2017 新宝gg创造奇迹 版权所有 备案号:ICP12345678